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点传承

做一个传承者

 
 
 

日志

 
 

汉字的作用及展览评选  

2010-01-03 10:55:56|  分类: 书画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传席:汉字对于国家的统一和在世界上的声望影响很大,汉字对于书法也有重要意义:书法要写汉字,如废除汉字,汉字罗马化(拼音化),书家则无用武之地。
     二战后,美国管理日本,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其中有一条就是汉字罗马化,日本的书法家很痛苦,于是他们成立了50多个团体要求写汉字,书法家对日本保留汉字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后来在美国人同意的基础上还保留了1850个汉字。
     我给知识分子下过定义,必须具备四条:第一,以创造和传播文化为职业;第二,关心国家前途和人类命运;第三,有批判精神;第四,有独立人格。
    现在国人的汉语水平越来越低,英语水平越来越高,书法家的文化水平也越来越低。其实我们对中国人考外语和考汉语的标准应有所不同,考外语60分及格,但考汉语60分不行,要95分才行,你看大家还下不下大气力来学汉语。我们的书法展览评审必须改革,书法家要写自己创作的内容。技术不能提高人的素质,文化才能提高人的素质。评审要先看内容通不通,或者省市一级的评审先看书法技巧如何,然后再看内容行不行。到全国一级反过来,先看内容好不好,第二才看技巧。

  王岳川陈传席先生的发言主要涉及到三个问题:一、汉字的作用和废除汉字的危险性;二、知识分子的涵义;三、形式与内容的关系。书法不仅仅是形式,和内容关系很大。
陈传席:我补充一点,就是书法内容要请大学的搞古典文学的教授来评,技术方面请书法专家来评。

   林岫评选是个严肃而敏感的话题,更何况漫谈似地去评说这个话题,弄不好就置身楚河汉界,被“三国”了。一说评选,大家的眼光容易聚焦大展,几万人的角逐,入选、获奖或者出局,大小多少都是动静。贿选、代笔、买奖等固然可恶可斥,但当今书法界并非游离于社会之外的真空罐,一次展下一剂猛药,多半治标治不了本,堵了地洞出了墙缝,很难保证皆大欢喜的公正公平。宏观地看,大展评选的公正公平,其实只是属于局部问题,它代替不了当今书法界的大公正大公平。即是说,一个协会不能很好地解决“严肃入会、严肃换届”这两个问题,仅仅抓住大展评选的公正公平说事仍然远远不够。这就深入到如何维护协会整体的公正公平,以及如何维护先行入会的书法家的权益问题了。所以,我说这是一个严肃而敏感的话题。
     评选目的是什么?一为促进和繁荣书法事业发展,一为竞技书艺,入会获奖。二者都关系着公正公平,很现实。书法家协会要不要维护书法家的权益?去维护舞蹈家杂技家的权益,人家让你管闲事吗?新会员与老会员,虽有先来后到,但在会员根本权益上应该是一致的。这么说吧,那边几万人竞争入选才能在大展上获得一个入会资格(十几年寒窗苦练还圆不了“会员梦”的更不在话下)。假如这边一个电话一个招呼就盛邀入会了。同是入会,门槛有高有低,你平衡吗?即使过五关斩六将地竞争入展入会了,自豪得起来吗?当初大家因为有书法情结这份深沉的爱才走到一起来的,把书协称作“书法家的家”,这是多么厚重的情义啊。为商的尚且知道“报恩老客户,不忘新客户”,我们艺术家协会可以不在乎这份难得的情义吗?如果搞得老会员失望,新会员困惑,大展评选再公正再公平,又便如何?
     实话实说,我们太需要书法界整体上的大公正大公平了(这是局部的公正公平取代不了的),而我们现在的眼光又太注目大展评选的公正公平了。如果整体上不能保证大公正大公平,就像过分关注和挑剔公园的绿化而忽视整座城市整个国家的生态环境一样,还期盼环保出现奇迹,可能吗?我们今天讨论评选,即使把一切可能出现的展览竞赛问题都预设好防救措施,以为万无一失,如果仍旧不能很好地解决“严肃入会、严肃换届”这两个问题,也很难有书法界真正的公正公平。
     讨论当前大展评选,实则是在探讨公正公平的问题,但注目所向的偏误因带有普遍性,所以必须说出来引起大家的注意。另外,还有一种偏误,即注目赛场成功一拼的人多,而关注成功背后艰难跋涉的人少。竞争,有场内跑道上的,也有平素场外的磨砺,而那种日积月累的场外磨砺无疑才是通向成功的关键。如果你想获取场内跑道上的成功,你就必须认真研究成功者场外的万千次跋涉,再结合自己长期努力地实践和积累,才有可能是未来的胜出者。书法的竞争,大抵也是如此。只关心展览结果,就像看赛场热闹,没啥不可以;如果你也想纵身一试,光喊“好球”,总不行吧?
     如果一定要谈谈评选的具体问题,我觉得评选作品应该不仅是根据“第一印象”,至少两三天搞定数万件的评选都有失科学性。对参赛者以前参展或获奖情况打分,作为积分成绩的办法,可以补偿一些,比较合理。无奈现在连上百篇学术论文的评选通常都是两天半搞定,跟浮躁的社会风气相投,就不可能跟严肃的学术风气相适应。所以,大家对权宜之计的评选结果不能不在意,也不能太在意。
     譬如有的初不见好,慢作品味,却能见出细腻风光来的作品,因评选时过眼太快,可能会名落孙山。而有的一见钟情,感觉不错的,入选获奖了,一旦展出或辑集出版,“美人经不起细瞧”所引起的议论纷纷,真不知道应该怪谁。要换了自己去当评委,也难保选美选花了眼,所以大家的心态平和一点,看透想开一点。你愿喝那壶,就得认可人家勾兑的那酒。你以为评诺贝尔大奖的,都是天平啊?
     当年启功先生很不看好董其昌,那时要让他选,董肯定不入等,后来细品并研究了董其昌,觉得对不住董,写过“万古江河有正传,无端毁誉别天渊”的诗句,还说中年“益知董于阁帖功力之深,不在邢子愿、王觉斯之下……余遂求敦煌石室唐人诸迹而临习玩味,书学有所进,端由于此”。董其昌不是会员,那书画活儿就不好吗?国画家李可染曾说过“我不管你什么头衔、什么人推荐,就两个字:看活儿!”说得多好多实在。举这些例子,是为了说明看问题不但要有空间还要有时间观念。出文艺人才跟田径运动会看秒表成绩还是两回事。展览竞争并不是出文艺人才最好的途径,更不是唯一的途径。
    匈牙利“国宝级”作家艾斯特哈慈(数次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者,所著的《一个女人》今年风靡中国)说过“诺奖是个梦,我们终究会醒过来”,这句话很深刻,对作家、对艺者来说,都不啻灌顶醍醐。
    虽然对每次评选活动效果的评价众说不一,但说句公道话,评选活动效果好坏,或者国展水平的高低,抛开东道主现象看,评委眼力固然重要,参展者的整体水平也很关键。伯乐,光有眼界不行,还得有胸界,不能“师父坐堂,只看自家徒儿出彩”。有伯乐,不愁发现不了真正的千里马;如果“追风、克隆、仿制”的作品太多,比比皆是,即使评委都是伯乐,也徒唤奈何。
     毋庸讳言,有个特殊情况至今仍然客观存在着,那就是评委的偏好。评委各自独有偏好,并无大碍。如果偏好那一款的评委扎了堆,评出来的那一款作品也扎了堆,甚至爆满,麻烦就大了。我说参与者的心态要好,就是说千万不要心存侥幸,抱着近几年的作品集瞎琢磨,跟着“风向标”转,被出版的作品集忽悠来忽悠去,猜“哪一款”今年走红,展前就冲刺哪一款。眼瞪着那股票牌子,傻乎乎地把创作才华(且不说创作个性)就这么给廉价抛出去了,值吗?
     书法的展示需要舞台,需要接受公众的品评,当然也有市场的淘汰和炒作,但毕竟不是时装模特的T型台,不能搞“场场翻新”。书法创作需要平和的心态,也需要一个时期的相对持衡(不变),以“不变”养“变”。这道理谁都清楚,但做起来却不容易。风气是影响创作的潜势力,有时不自觉地跟风会损害自己的执着和追求。
     其实,参赛者预先能认识到“变”与“不变”的辩证关系很重要。你上次参展的作品没有入选或获奖,或许失之局部,或许已经接近成功,只是不够成熟,这次又重新开张地去惨淡经营别的。都走到九十步了,放弃了,可惜。迎合、跟风,统属英雄气短。国画大师李苦禅先生说“搞艺术的,要有骨气”,最有道理。我可以不要那个奖,但不去跟风,让人家牵着鼻子盲走,我要创作出真正有分量的艺术作品。这就是艺术家的骨气。不求一展一奖之侥幸小成,但求小鲤鱼真正跳过那大龙门,就像《水浒》的阮氏三雄所说的“俺这腔热血,只卖与那识货的”。当然,这只是小部分人的做法。大部分作者还是会像对付高考似地去应试。
    有位很有才华的中年作者对我说,为了入选,他曾经好几年用小毛笔在纸上刷大字,写自己并不喜欢的东西,入选以后发现跟儿子考上大学不喜欢那个系一样,爷俩感觉都很不好。这是权宜之计与终生追求的矛盾,大家都能理解。好在人生的道路漫长修远,只要没沾上什么习气,今后走什么路和怎样走,终归还可以自己说了算的。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