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京国画

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组织艺术交流活动

 
 
 

日志

 
 

【评论】文亮的笔墨与心象  

2013-08-07 00:18:55|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认识的画家中,把笔墨当学问来做的,李文亮是突出的一个。中国传统绘画中有“书画同源”之说,这里的“书”,既是写。笔墨,由书写而来。文人画在画作中落款多以“写”称。可见,笔墨作为中国画的学问,是有文化渊源的。
      文亮的绘画由书法入,即,在成为画家前,文亮首先是一个书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这就决定了,文亮的绘画是建立在笔墨语言基础之上的。因此,他的绘画,一开始就有笔墨的根基;有很多没有书写过程的中国画家,苦求而不可得的笔墨学问。85新潮,中国画坛在西方现代艺术影响下,出现了很多观念性水墨试验,祈求像五四新文化运动一样,以原始的中国笔、墨工具,与西方现代语境交融,成一种新的中国水墨视像。在这样的实验群体中,年轻活力的画家,在宣纸上,用传统绘画的语言工具,结合现代文化思维,推出了一批既有中国笔墨精神,又有现代语境的水墨佳构。为中国画的现代走向注入了新鲜的空气和阳光。文亮的心像之作,就是这个时期出现的。是时,只有28岁的文亮,因了北京画院花鸟画研修班这个水墨平台,将积墨、宿墨,勾勒、点染,皴擦、托衬这些个最基本的中国绘画语言,借助久远的乡村生活经验,一反写意花鸟一挥而就的性灵过程,几天,几十天地将笔墨在一张宣纸上,反复皴染、叠加,营造出如“荷塘月色”般的水墨心光,使其,以前所未有的厚重与灵动,赋予了中国花鸟一如西洋画般的视觉力量。这是一批生鲜的,却有着浓郁生活气息的心象之作。但文亮揣揣不安的是,这批画,与中国传统花鸟的笔墨语言比照,视觉上有强势的感染、冲击力,但语言表述上却明显不同。这样的绘画,能被认同么?然而,当文亮怀着这样的不安把画作推到中国美术馆;期待权贵目光审视结果的时候,来自周思聪、刘勃舒、郎绍君、汪伊虹这些个有影响力的画界师长的推举,让文亮的不安蓦然舒缓——周思聪完全地被文亮画作中质朴的乡村情怀打动了,惜才心切,没与文亮商量,就把文亮推荐给了北京一家美术学院。此举,周先生辞世多年候,文亮才从友人的周思聪亲笔推荐信复印件中了解到。而时任中国美术研究院的院长刘勃舒,对文亮的创作给与高度评价的同时。还向香港某艺术机构亲笔举荐——这位来自山西基层的美术才俊,在未来的中国绘画领域,一定会有所作为!著名画家王伊虹,则动笔写下《触目是心光》的文章,对文亮这批以中国笔墨语言构筑的乡村情景,站在艺术的角度上,给与了高度评价——“宁静淡远,清新酣畅。来自画家心灵深处的对童年乡村生活的怀恋,是心光心象的回光返照,"著名美术评论家郎绍君先生不仅被这位艺术晚生的画作打动了写了评介文章,还将文章推荐给美术权威杂志《美术》与香港《收藏天地》专题发表。李文亮在中国美术馆的这次个展,有17幅作品被中国画研究院、中国美术馆、北京画院等六家权威的美术机构,隆重收藏。可见,作为85新潮期间的这批观念性作品,李文亮的创作,已经引起了主流目光的强势关注。确定了这位初出茅庐的画界晚生,在中国画界的身份和名分。85期间的这场中国花鸟画水墨试验,是文亮生活积累、笔墨经验、书法功底,灵性悟性的一次整合。文亮这个期间的创作,有意无意地走进了一场具有学术价值的中国水墨试验,他以纯粹的中国画语言,在中国画工具材料特性的客观条件中,既保留了中国水墨固有的灵性特征,还赋予了中国花鸟不亚于西画的视觉力量。这可能是令当时的中国画界震撼,并引起反响的原因。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以此生发,文亮本可以籍此先声夺人,扩大战果,获取更高的关注度,可文亮却在以这次水墨试验走进专职画家行列之后,很快地便弃“灵光”不顾,隐逸京城,钻到望京——那个中央美术学院一侧的公寓中,一头扎进中国传统折枝花鸟的笔墨情趣中沉醉不醒。并且一发而不可收......是回炉传统?还是做学者文章?对此,我曾大惑不解。面对一度时期,文亮笔下植物标本般的折枝花鸟;面对文亮几乎放弃创作,而大量地临摹古人经典的痴迷情形,感叹:这不是笔墨的素描么?这不是拿古人的绳索在捆绑飞翔的翅膀么?然而,当文亮的创作完全地以中国传统的笔墨语言,讲着纯正的笔墨故事,并再次引起画界关注的时候,我蓦然觉悟——严肃的学问是没有捷径的,你想用笔墨表达折枝的精神,你就必须走进折枝的生长中去;你想用笔墨做纯粹的中国文章,你就必须了解古人笔墨语言的过程......我突然地明白了文亮笔下一度时期标本样的折枝花鸟;明白了文亮逸笔草草笔墨绘事……是啊,做一件事情,却不明白这件事情,怎能做好这件事情。这是文亮的聪明!文亮遁入京城望京,深居简出,临古人经典,读先人著述。已是2000年以后的事儿了。此间,他还主持学术话题,主编《品逸》、《赏鉴》等专业中国画学术期刊,补足了先天的缺憾。汲取了足够的传统给养。接触少了,对他绘画的面貌也陌生起来。偶或走进他的画室,也如面对一个远游的道长,喜欢了,却不大明白了。老辣简约的笔墨固然高妙,但直觉中总象缺点什么。近日翻读手头收藏的几幅文亮成名期的作品,突然觉悟,我还是惦念着他的那些个试验型的作品呢!这些个拥有视觉力量的画作,是文亮心象生成的灵动之果,与文亮时下的的学者文章虽不是一个概念,但其中的亲近、祥和。厚实、淡远,却是纯熟老道的笔墨所无法企及的。想:学术作累了,文亮还会否再有心光闪烁?!传统着,并且现代着。岂不更为功利和圆融?又想:笔墨是画家的心象,不可能功利和圆融。艺术走进现代,已经完全地成为个人的事情,想看大美,就得观千流归海。如同人类,心思长相各异,汇成社会。绘事也然,传统的和谐,现代的逆反,美感与快感,反映在人的不同器官,想继续和谐在传统中已经很难。索性,自然着,和谐着;快感着......才成其为艺术的事情。这样想着,再回望文亮时下的作品——哑然。
   ——有君堂媒体案例之太原晚报篇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